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股市和足球为何总是双双熊冠全球?  

2014-06-21 19:30: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股市和足球本不在一个行当,人们也无疑将二者硬扯到一起。可这两个八杆子扯不到一起的东西却偏偏如此相像:既都是大多数国人的最爱,却又都屡屡让国人和国家在世界面前丢尽大脸!

且不说二者在历史上从无有过辉煌的时刻,仅说说最近这十几年的事:一个在国家经济超高速增长时期,自身涨幅却连续十三年为负,七年熊冠全球,今后不知还要延续多少年——以此足可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另一个,历届世界杯亚洲预选赛小组都出不了线,泱泱十三亿人口的大国屡屡惨败在几百万人口亚洲小国的脚下,世界排名总是垫底。

为什么总是这样?国人百思不得其解,世界上许多知名专家学者也都找不出确切答案。笔者对此独自思索了近十年,有些独到见解,说出来仅供大家参考。

一、股市足球虽不属一个领域,但二者有一个鲜见的共性,都靠资本来运作。股市自不用说了,本身就是资本的大本营,各行各业的资本都是由此派出;而足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产业化了的体育项目,资本则是产业化的唯一支柱,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足球俱乐部都采用了股份制。这样,资本就使足球和股份制有了与生俱来的天然联系。所以,我们谈论股市和足球时,都绝对离不开资本。

二、资本有优劣、真假、先进与落后之分;国际上,有巴菲特的资本,以脚踏实地,深谋远虑,长期价值投资而称著;索罗斯的资本却善于寻找缝隙,投机钻营。尤其善于趁人之危,投井下石,巧取豪夺。在国内,则有强大的国有资本和后起之秀的私有资本。二者各有优缺点,在各自掌控的范围内常被称之为“一股独大”,但都不符合现代资本的发展方向。前者名义上是还远末到达的共产社会的产物,实为政府部门掌控的官方资本;后者则是带有封建社会私有制烙印的早期资本。在世界各国资本市场的发展史上,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种脱离了私有制层层束缚的新型资本正在历史长河的演进中悄然生长。这就是被人们称之为的社会公众所有制的资本。这是在众多单个私人资本上引入了股份制,尤其是其中的股东大会和董事会制度等经济民主制度,加以组合形成的一种新型资本。它既缓慢地脱胎于私有制,又在向公有制渐渐地演变(至少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可以这样理解)。在当今世界,人类生产经营活动日趋社会化、国际化的大潮中,这种演变有明显加速现象。世界各国的资本尽管还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但都离不开这一历史的演变趋势。

三、资本的质量决定了股市、足球等社会事务的发展状况;如果说资本是现代社会发展的动力源泉,这一点都不过分。从世界各主要国家的政治经济状况分析,一国的社会国情与其拥有资本的质量密不可分。美国与西欧相比,国情差别不大,从资本质量上也能反映出来,都处在私人资本向社会公众资本的加速演进中,只是在程度上略有差别;日本和亚洲四小龙与欧美相比,国情不在一个层次上,资本自然也不是一个级别。虽然也在演进的大趋势中,但要落后一段距离,其核心资本中还遗留有相当的家族成分。这不仅在资本市场上有所表现,在国家的政治经济上也不难看出。

中国和前苏联及东欧各国应属同一范畴,因历史原因曾走过一段弯路,资本演进的阻力自然要比上述国家大了许多。以中国为例,历史上就曾对资本持厌恶态度,文革期间更有“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改革开放后,万物皆平反,独有资本例外。以致今天人们对资本的认识仍有相当程度的偏执,对资本的态度也不过是“只可利用,不可重用(利用=圈钱)”。曲解、歧视、甚至虐待在资本市场上屡见不鲜,与发达国家将资本作为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相差甚远。对资本的模糊认识造成政府部门在股市上行为严重失误,常以市场领导者自居,为国企和利益集团谋利益甚至不惜使用操纵手段。中小投资者的基本话语权被长期剥夺,股市上的三公原则严重缺失,上上下下还不以为然,甚至浑然不知,依旧我行我素。如此环境下,岂有长线优质资本生存之道?!只能被大量从事短线投机的各类劣质资本充斥,“赚点就跑”成了股市的座右铭。这样的股市又怎能不走出与大多数国家迥异的长期病态行情?!

由于受资本的支配,足球必然与股市结伴而行。西欧的足球俱乐部建设和联赛水平要比足球的发源地南美诸国高了许多;日韩的足球水平也要大大领先于周边邻居;现代资本发祥地美国的NBA(取代产业化的足球)在世界上更是独领风骚。如果不是一些人种、习俗、观念等传统因素,足球与资本的关系和股市与资本的关系就同样紧密,几乎没有差别。欧美国家有强盛百年的股市,自然也就有诸多百年不衰的优秀公司和一批百年不败的顶级球队。反观中国,病态下的股市,80%以上的公司景气度不超过三年,几年就易主的球队比比皆是。

所有这一切不都与资本的质量密不可分吗?!

四、提高资本质量是当务之急;我们惊喜地看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发展混合所有制资本(企业),这是一项顺应现代资本演变趋势的重大改革措施。问题是怎样将国有资本和私人资本混合于一体?是物理式的掺合,还是化学式的融合?掺合是人和心不和,很容易搞成“一股独大”下的圈钱运动。当下的央企向民企出售资产引进资本和国资证券化等措施都或多或少地具有这方面倾向;融合则首先是一场制度的变革。关键是要切实减少政府的干预,把市场的管理权归还给广大投资者;再彻底铲除一股独大的根基,切实增加经济活动中的民主成分,尊重中小投资者的各项权益;直至真正落实好股份制的各项基本原则。只有这样,才能将二者真正融合成社会公众资本,顺应资本演进的大趋势。

资本质量的提高不仅是股市和足球事业发展的需要,更是国家经济转型和民治制度建设的必由之路。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