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人大政协中房地产委员过多,有失社会公允?  

2010-05-05 07:59: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大政协中房地产委员过多,有失社会公允?

 

  各地方由于实行多年的土地财政和房产经济,与此相伴生的一大政治亮点是人大,政协中的房地产界的委员过多。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各地流传甚广的一则笑话:在大城市的繁华街上,一块砖头落下来,砸倒了五人,其中四人是经理,另一个是副经理。今天完全有理由,把这则笑话中的经理换成房地产委员。

 

  同当年的经理们一样,过多过乱就容易出问题。前者扰乱了经济,后者则可能扰乱了社会。地方经济走偏了方向,必然会带出一批“歪瓜劣枣”,他们赚钱,走得不是正常财路,而是歪道和霸道。其中地方政府的纵容和袒护起着不容小视的助推作用。

 

  笔者平时就耳闻目睹了许多这方面的现象,但无力作全面深入的调查,只能将了解到的发生在身边几件事情举例出来,供网友们分析评论。

 

  一个偶然的机会,,笔者接触到三个与房地产有关联的官司。三个被告都是省市人大政协委员,而且有的还是常委级委员;三个原告则都是贫民百姓,结果却都是原告败诉。这难道是巧合?  

 

  笔者有一位在律师界知名的朋友,请他来分析上述官司的案情。据他讲,三个官司的“理”都在原告一方。至于败诉的原因,据他的经验分析,不在官司本身,而在官司之外。这就不是一个正直的律师所能为的事情了。

 

  其中一个是大连市沙河口区宝发金钻大厦的业主在本区法院诉开发商侵权的案子,主审法官是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之一。本来案情很清楚,开发商没有取得房屋相关质量验收合格证书,却谎称高档精致装修房屋,售前又不提供样板间,业主购买后发现很多质量问题。据有经验的律师讲,这是典型的欺诈行为。而这位省级模范法官竟然令购房人自行委托质量检验,不然就败诉,其引据的法律也很清楚:谁主张谁举证。但工程师出身的原告心里更清楚,就是搭上全部房款也不够其中一个项目的检验费用,这不是明摆着要借质量检验置原告于“死地”吗?

                        

  在调查中还发现,这座大厦共有400余户业主,常住户数不足四分之一。而在大厦投入使用之初的半年里,竟然有百余户业主因各种侵权事实将开发商告上法庭,结果是均告败诉,无一幸免。业主们输得稀里糊涂,但有一点很清楚,此大厦发展商是深圳一家房地产公司,老板是广东省政协委员,开发商老板是本地市人大代表。这也许就是那位律师朋友所说的官司外的原因。

 

  将大连沙河口区法院院长的名字打入网上搜索,映入眼帘的多是各处业主们的哭诉。其中流传较广的是这位院长在接见上访群众时说的一句经典语录: “沙区法院现已受理有关房地产开发商的案子多达800多个,涉及12个开发商,有的开发商是人大代表,有的是政协委员,法院要一手托两家,很难办。” 但百姓们私下嘀咕:法院是判是非的地方,还是和稀泥的地方?800多个案子,百姓胜诉的不足三四家。托的是谁?不是明摆的吗?!

 

  上述情况也不只发生在一家法院,大连市其它法院的情况也大致相同,中山区鸿霖大厦的索赔案就是其中的典型一例。 该大厦的开发商旧楼当新楼买,业主们验房时才发现,窗户打不开 ,原来窗框与玻璃幕墙的金属框架锈蚀在一起了。像这样涉及重量级大人物的官司,区法院主审法官不敢自作主张,院委会也是经过几番讨论后才将审判结果确定下来,表面的结论是:无法确定实际发生的损失数额,因此原告败诉。开发商虽是一家家庭作坊式企业,但老板却挂着市人大常委的头衔,照样能横行“市”里。不仅打官司总赢,还能办一般私企老板办不到的事情。人家商业大厦的土地使用权顶多四五十年,而这位老板,一座已用过十余年的旧大厦却能新领到七十年的土地使用证书。真不知道是“鬼推磨”还是“磨推鬼”。

 

  官司打不成,大多数平民百姓只得忍声吞气,采取惹不起躲得起的消极态度,但少数意志坚定的业主仍不放弃,改走行政上访路线,告到了市里,再告到中央。大连天河大厦的开发商长期霸占大厦的公共用地为私产,占大堂开商店收入归己;占地下车场(防空洞)为私人仓库。业主委员会将其告到市府主管部门,工作人员也认为开发商违法,但却不愿得罪这些地位显赫的势力人物,地产商是辽宁省人大常委。据说人大政协代表都有资格评价市长的工作业绩,更何况这些普通工作人员般的小人物。如果跟大人物再有点特殊关系,搞不好,背地里被人捅一下,自己的利益都得搭进去。前述的几位法院院长大致也是这么想的。同样经历的还有大连金弘基书香园的业主等。

 

  据说中央纪委不怕地方长官。还真别说,虽然上访排队费了些时间,但总算有了结果。拿回中央纪委的意见还真管用,市长连续三次批示,并主持办公会议逐项落实。但最终还是空欢喜一场,大半年过去了仍然看不到解决的希望。主管部门市土地局与开发商对打“太极”,推过来,送过去,就是不办事。有知内情的说,中央红头文件到了下面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何况只是中纪委的一点点意见。

 

  房地产委员们在地方人大政协的比例究竟多少,包括专职和兼职的,主业和副业的,笔者无力调查。据说,这也是地方政府的保密数字。但有一种现象可以透露出这方面的基本情况。在中央此次调控之前,尽管社会要求制止房价疯涨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但人大政协却没有丝毫反映,看不到一个关于限制房价的题案,有的只是关于大力发展以高房价为中心的房地产事业的高谈阔论。至今看到的只是打着城市化的幌子,大搞所谓的城市布局合理、功能完善、环境优美、科学制定全域城市化发展规划等,但行的却是大块土地高价出售和大干快上房地产业之实。据说各地也都有这样的情况,否则,房价非理性上涨这一全国性固有难题不会持续这么多年,也不会在如此深度和广度上侵害民生危及社会,中央有关房地产调控政令的落实更不会这么艰难。

 

  都说房地产绑架了经济,从上述情况看来,岂止经济,还绑架了政权,绑架了政治。按照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理论来说,绑架了经济和政治,也就等于绑架了社会,不仅有白社会,也有黑社会,在上述事件中我们也多次看到黑社会的影子。所以说,房地产商们在地方的势力已非同小可,而是盘根错节,根深蒂固,并伸向和控制着社会的方方面面。因此,如果不从政治经济以及社会上综合治理,仅用经济手段,很可能要像前几年治理的那样无功而返。

 

  普通百姓大多不懂经济,也不大问政治,但决不希望被绑架了民意和民生!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