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之一竟然如此荒唐判案  

2010-05-05 07:3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之一竟然做出如此荒唐之判决

 

 

走进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宽敞的接待大厅,映入眼帘的第一幕,就是占据整个北墙的宣传栏(光荣榜)。正中央悬挂着约半米高的彩照是该院法官范忠文的标准像,彩照的上面写着“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之一”的烫金大字,下面粘贴着一组宣传先进事迹的照片和占据三分之一版面的文字说明,整个宣传栏装饰的花团锦簇,金碧辉煌。不过,路过此处的人们很少有顿足细看,都是匆匆而过,顶多不过顺势撇一眼。

 

这位也曾连续两年被评为大连市法院系统人民满意的好法官称号的法官,在当地打过官司的百姓们中却很少有人知晓,除非是官司中的主审法官是他,但也绝无传颂之词。将“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范忠文”的字样打入电脑的搜索栏搜索,极少有相关的信息,更无来自社会及民间评判的只言片语,其知名度甚至都远不如一个经常上网的普通网友。

 

也许现今花花绿绿的商品广告充斥着世界,早已提不起人们的兴趣,再加上其中虚假成分居多,更增添了人们无尽的烦恼,如各省卫视台的药品广告:摇旗呐喊,铺天盖地;摇唇鼓舌,逢场作戏。结果往往是谁买谁上当。其实最好的广告也不如百姓们口碑相传效果好,而要真正赢得大多数百姓的心,无需做惊天动地的大事,只要为百姓持续提供“货真价实”的商品和服务即可。

 

一直以来,在众多民事诉讼的侵权案件中,败诉的总是作为原告的弱势群体一方,如房地产案件中的民房拆迁纠纷和建筑工程质量争议,以及涉嫌侵犯消费者权益的案件,极少有普通百姓胜诉的。而作为被告的地方政府部门和大企业,尤其为大型房地产开发商一类的大商家们却总能赢得预想的胜利。难道普通百姓输官司因为缺理少证?或是百姓们吃饱了撑的,没事找大老板,大人物们打官司玩。不过有一点是不争的事实:一般百姓无论遭受多大苦难和冤屈,都不情愿打官司,除非被逼无奈。

 

邻居郑大叔曾有幸领教过这位获“辽宁省十大模范法官”称号的法官审案,不过,令他大失所望,庭审中的表现和判决的结果与其光荣榜上所宣传的事迹大相径庭。笔者目睹了庭审,也亲历了从起诉到判决的全过程,认为这是一起极具代表性的案件。因此,也“有幸”将此案做简洁的描述和客观的分析并公示与众,谨供网友们茶余饭后欣赏和点评。

 

                   事由

 

2007年8月,郑大叔给留学归国的儿子在本市西安路的宝发金钻大厦买了一套全装修的高档公寓,价格是当时大连市住房的最高价——每平9800元。开发商没有提供样板间,但郑大叔和儿子看过市内比该房低一档次的公寓房,心想所购房屋能比其装修好一些或相当也就心满意足了。半年后交房时,郑大叔和儿子打开房门一看,都惊呆了,这哪里是广告宣传中的高档精致装修,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楼下还没来得及拆除的民工棚。不仅卫生间和客厅餐饮厨柜的墙瓷砖镶贴的凸凹不平,七扭八歪,天棚顶开裂脱落;窗台外墙开裂,下雨时严重漏水,窗台的内台面竟用涂料粉刷,下雨漏水后,留下一滩难看的水渍污迹。更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在客厅餐饮操作台的台面正中央,从上至下,直插入一根碗口粗的塑料排污管,同口径的排污口紧贴着只有0.5平米的台面;空调的排水管横穿房屋承重大梁底部,还有煤气主管道及煤气安放在客厅显眼位置,距敞开式卧房不足半米,这些都对人身安全构成严重威胁。

 

郑家父子找到开发商工程部与其管理人员理论,要求出示房屋装修工程验收证书(合格证),但连续找了半个月,开发商始终拿不出,并开始放赖,既不维修也不给出其它解决办法。无奈,郑氏父子一纸诉状将开发商告上法庭。

 

               庭审

 

2008年4月21日沙河口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郑家父子详细陈述了事由和诉求后,对被告只提出一个要求:即按国家相关法律向原告出示该房屋的装修工程质量验收合格证。

 

庭审前,郑家父子曾咨询过市建筑工程质量监督检验站,被告知,作为购房人只需提出这一个要求,这就如同到商店买台电视机一样,首先必须看产品合格证,否则,发生产品质量纠纷,拿不出产品合格证的商家必然败诉。

 

谁知,这样一个极其简单明了的案件却被这位省级模范法官魔术师般的绕了一个大圈后,竟翻了个底朝天。

 

先是作为资深房地产开发商的被告辩称:对装修工程国家没有强制性的规定,也不受相关法律法规的约束。当原告拿出相关法律法规的文本,并指出强制性条款,被告依然口出狂言,继续抵赖。

 

对被告这种公然欺诈原告,蔑视法律的行为,当庭主审法官范某既不制止,也不予以驳斥,反而转过头对原告说:既然被告拿不出合格证,那就原告拿吧,原告必须申请委托司法鉴定,否则败诉,因为法律有规定“谁主张谁举证”。

 

原告很气愤地说:国家没有哪一法律规定要买家或消费者为所购商品拿出合格证。再说,一般建筑工程必有隐蔽部分,因此只能做过程质量检验,根本无法做事后检验,这就如一根钢筋混凝土构件,里面的钢筋质量如何,只能在制作前和制作中检验,在现有科技水平下,全世界都无法在制作后对构件内部进行检验。而司法鉴定正是事后检验,这种做法用在建筑工程质量的检验上实在是违背基本科学常识。

 

庭审后,郑家父子从一位律师处得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谁主张谁举证”,但这不是唯一规定,还有第五条规定:“负有履行义务的当事人承担举证责任”。这就是说商家必须为所售商品的质量举证,即出示产品合格证。

 

               分析

 

应该说,这位省级模范法官所作的本案判决书《(2008)沙民房初字第2056号》还是比较客观地反映了庭审的结果。从这份判决书上,少有些法律常识的人们就可以看到有三处非常明显的致命错误,也可称为旷世的荒唐之处。

 

荒唐之一:本案主审法官本想将“包庇被告,嫁祸原告”的事情做得隐蔽,自然些,谁知,与法理和常理都相悖的判决结果还是露出了大大的马脚。将商家必须为自己所售的商品拿出产品合格证——全世界都公认的,天经地义的商家责任,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反推给买家或消费者,这难道不是旷世大荒唐吗?!

 

荒唐之二:以败诉相要挟,要求作为买家或消费者的原告自掏腰包去做世界最高水平的检测机构都无法做到建筑工程质量的司法鉴定,这不仅是违背基本科学常识的旷世大荒唐,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欺诈!

 

荒唐之三:将别的案件的证据移花接木,冒充顶替为本案的证据。从判决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本案被告提供的主要证据是:塔吊倒塌技术鉴定报告书,气象资料,塔吊的使用说明书,大连市城乡建设委员会文件,大连市安全生产委员会传真电报,报告等,这些“宏大”的证据怎么能与一间不足50平米的普通民房内部装修扯到一起呢?经笔者查证,所列主要证据100%与本案无关,仅有不足20%的辅助证据也只是与本案标的物的行业有关,而与证明标的物的质量无关。就连普通百姓都能认出的荒唐东西,却被这位省级模范法官在判决中予以采信,岂不更荒唐?!

 

由于郑家父子当初认为此案事实清楚,涉及的法理简单明了,郑大叔又是在大型国企工作过多年的工程师,因此无需律师也能打赢官司。谁知,这中间竟出现了很多意外,为弄清这些意外的来龙去脉,父子俩花了大半年的时间调查,研究和学习,如果不是主审法官头顶上的那顶耀眼的光环,也许用三分之一的时间就够了,其中也错过了二审上诉的机会。不过,经几位律师的点拨,郑氏父子终于明白了。其中,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父子俩从大厦业主委员会处了解到:该大厦的开发商不是没有装修工程合格证,而是有,但不敢拿出来(业主委员会的曹明林主任和全体委员都可以证明)。

 

那么开发商为什么不敢拿出已经到手的质量证书来呢?因为只是一个初级装修合格证(几乎相当清水房),而开发商做的广告宣传却是精装修和高级装修,如果打官司时拿这样的证明出来,不仅要败诉,还要背上“欺诈”的罪名,根据有关法律,是要被处以两倍的罚款。因此,开发商无论如何都不敢拿出该大厦的装修质量证明,我看了帖子中介绍的庭审纪实,开发商的表现纯粹是在装裱卖傻,大耍无赖。

 

那么主审法官知不知道这个情况呢?答案是肯定知道,因为凭借 这位省级模范法官的知识和经验,不会不掌握审理此类案件这个必备的关键证据。再说沙河口区政府要害部门某些有头有脸的关键人物(其中也包括本区法院)及其家属只花了很少的钱(约不会超过2000元)购买了该大厦的房屋,当开发商遇到难处时,这些人不会不施加影响。从庭审中也可明显地看出主审法官是在与被告上演双簧戏——联手欺诈原告。

 

据该业委会委员们讲,上述情况还仅是冰山一角,仅该大厦后面还有更大更黑的内幕,恐怕是老百姓们难以想象的,除非动用超强检察机关才有可能查清。查清黑幕,从技术上讲并不难,仅用我们业委会几个人就能查个水落石出,但是关系网是最大的障碍。

 

模范法官能公然做出如此荒唐的判决,并非偶然,而是经过充分预谋和精心策划的。如荒唐之一就是为荒唐之二做铺垫的,否定了相关法律法规的存在,就自然导出“谁主张谁举证”的结论,违法行为就此披上了合法的外衣,这样就一步一步地把原告套了进去。再经过荒唐之三,举以外人不宜看出的伪证和假证,一场充斥着欺诈和阴谋的官司就这样大功告成了。

 

俗话说,内行瞧门道,外行看热闹。众所周知,现行的法庭审判制度缺乏必要的监督,人民陪审员制度形同虚设,一般案件公众又很少有接触机会,即使偶尔接触了,也只能是走马观花,很难看出其中可能隐藏的“奥秘”。即便像郑氏父子这样有些法律意识的当事人,由于对法律不胜精通,又没有聘请律师的外行,即使将来有觉醒的一天,因期限已过,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有苦说不出。这就为一些喜欢“随心所欲”,甚至“胆大妄为”判案的法院及法官们提供了很大的自由空间。

 

从网上仅有的几则信息中查到这位省级模范法官年平均结案率400余件,这样的结案率不仅在区法院,就在全省的法院系统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如果都惯用这样的判案方法,不知有多少件奸商严重的侵权行为被包庇袒护,也不知有多少贪官和腐败分子从中渔利,还不知要有多少弱势百姓会受到欺压和坑害!,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被无情地践踏,给中央政府引领和倡导下的民心民生工程造成极大破坏。现在少数弱势群体已开始觉醒,如在互联网上可任意搜索到的大连弘基书香院业主和大连宝发金钻大厦业主委员会已放弃在大连沙河口区法院再诉的可能性,改走上访之路,经过几年的上访,已上访至市政府和中央纪委,结果在市政府领导的干预下,法院改判或政府部门改错,据说还有更多的弱势群体正在积极效仿。      

 

据一些熟悉内情的律师们讲,当地法院对一些涉及重要人物和重大利益的案件都由院长会议或院党委事先定调,甚至事先做出结论,由信得过的法官遵照执行。律师也根本无力扭转,只好逢场作戏,随声附和。否则,得罪了领导,以后官司不好打。

 

随便将“沙河口区法院曲云杰院长”几个字,打入电脑搜索栏中搜索,便可看到多处有这样的信息:院长曲云杰在对上访的群众说:“沙区法院现已受理有关房地产开发商的案子多达800多个,涉及12个开发商,有的开发商是人大代表,有的是政协委员,法院要一手托两家,很难办。”

百姓们却私下嘀咕:法院是判是非的地方,还是和稀泥的地方?800多个案子,百姓胜诉的不足三四家。托的是谁?不是明摆的吗?!

 

  在大连市白云山庄绕山路77号大连市中级法院的上访接待站,每天都聚集着热议的人群,既有对冤假错案平反的热盼,也有对官僚低效的指责,更有对司法腐败的愤怒。笔者在这里听到的最热门的话语,已不是前几年的“吃完了被告,吃原告。”而是现今的“法院大门开,有理没钱(或势)别进来。”看来通行世界的市场经济“公平,公正,公开”三项基本原则,至少在大连法院系统还没有真正的立足之地。

 

  据郑氏父子反映,又经笔者与宝发金钻大厦的业主委员会及开发商内部个别人证实,该大厦有二十多户是以每平米3000——4000元买下的,比平均价格低了一倍多,大部分是区政府重要部门的官员及其亲属买了去。这些人买下后,大多拆除了原装修,重新进行了装修。这些费用自然要摊入像郑家父子这样的弱势群体以每米近万元买房的成本中。如果郑家打赢了官司,其余住户就会效仿,那样开发商就赔大了。因此,其必然要动用一切力量来千方百计地阻扰此案的审判,要打赢这场官司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在了解了上述情况后,郑家父子决心上报检察机关要求给予全面的调查。其中新加了两条重要线索:

1.  沙河口区法院院长曲云杰与宝发金钻大厦的建筑商代表曲云芝有疑似亲属关系;

2.  本案主审法官范某在开庭前曾多次对郑大叔和老伴说:“你们证据不足,很难打赢,趁早撤诉”

 

笔者认为,郑家父子最后的决定非常正确,检察机关调查此案并非难事,有些重要线索只要轻点鼠标就可完成。只是同级的监督单位是否会犯“官官相护”的老毛病?好在担当此任的是曾获“全国十大杰出检察官”称号的尹笑天同志领导下的沙河口区人民检察院。

 

后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笔者郑欣,大连市人,身份证号:210211197810247***,愿对以上材料的真实性承负全部的法律责任)

 

                2010.1.8.

 

 

 

 

 

 

我叫杨林,是大连宝发金钻大厦的业主委员会委员,对大厦内的情况比较了解,该帖子中所说的情况基本属实。但还有些情况该帖作者还不甚了解。该大厦的开发商不是没有装修工程合格证,而是有,但不敢拿出来(业主委员会的曹明林主任和全体委员都可以证明)。

为什么不敢拿出来呢?因为只是一个初级装修合格证(几乎相当清水房),而开发商做的广告宣传却是精装修和高级装修,如果打官司时拿这样的证明出来,不仅要败诉,还要背上“欺诈”的罪名,根据有关法律,是要被处以两倍的罚款。因此,开发商无论如何都不敢拿出该大厦的装修质量证明,我看了帖子中介绍的庭审纪实,开发商的表现纯粹是在装裱卖傻,大耍无赖。

那么主审法官知不知道这个情况呢?答案是肯定知道,因为沙河口区法院有几个关键人物只花了很少的钱(约不会超过2000元)购买了该大厦的房屋,当开发商遇到难处时,这些人不会不施加影响。从庭审中也可明显地看出主审法官是在与被告上演双簧戏——联手欺诈原告。

 

该帖子介绍的情况还仅是冰山一角,仅该大厦后面还有更大更黑的内幕,恐怕是老百姓们难以想象的,除非动用超强检察机关才有可能查清。查清黑幕,从技术上讲并不难,仅用我们业委会几个人就能查个水落石出。但是关系网是最大的障碍。想靠本区的检察机关来查清,还是想都不要想!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