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买官卖官”之风已遍及全社会?!  

2009-02-16 15:38: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买官卖官”之风已遍及全社会?!

几年前,在报端上常能看到“买官卖官”之事的披露,以为这仅是发生在党的组织部门内的腐败现象;近几年,相关的报道少多了,又以为是反腐倡廉工作抓得紧,此类现象才得以近乎绝迹。不过,最近发生在身边的一件偶然事件,使我彻底改变了看法。

邻居张大爷家的小儿子,前年研究生毕业,考上大连海关,工作不到两年。年前突然传说,因受贿被判刑五年。仔细一打听,才知在此前已被拘留审查三个月。起因是一位日本商人进口了一批牛肉,有点手续问题,被迫向海关监管人员行贿,贿了科员,又贿科长,处长,才得以通关。事后一想,觉得很冤枉,这点小问题,就被敲诈了这么多钱,真不值得!一气之下,向地方经侦部门作了举报。

海关接到地方转来的案件,本想大事化小,内部处理一下了事,没想到,那几个现场当事的青年关员死活不认账,拒不招供。据张大爷讲,儿子进海关,虽经过公开考试,但也花了二十万元的“门槛费”,为了能到监管第一线工作,又向各路“关卡”交了三十多万元的“上岗费”。如今干了近两年,这些“门岗费”还没挣够,可这些钱一多半是借来的。如果招认了,轻者下岗,重者开除,孩子为了这几十万元的债务,死活都得硬抗着。

没想到海关领导在外界的压力下,只得放弃内部处理,改走正常法律程序,联合地方经侦部门深入调查取证,终将几位当事者送上了法庭。

面对这样的状况,张大爷欲哭无泪,一夜之间,头发全白,面容也格外憔悴,带着沙哑的嗓音说:“现在各行各业都这么做,不送钱就想找个好点的工作,连门都没有。都说少则一两年,多则两三年就能把送的钱挣回来,可没想到偏偏遇到这么个较真的日本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这一万个里面才碰上一回的倒霉事,咋就叫咱摊上了?!”。

回到家里,我把这事说给儿子听。儿子说,他的一个女同学去年大学刚毕业就进了海关,现在却一直抱怨:通过了公开考试,还要交三十万元的门槛费,一分钱都不少要!有明白人劝她:考试合格与录取的比例至少是五比一,若没有点特殊贡献,凭啥录取你?!但由于没有交上岗费,至今还在一个偏远的站点待岗。严格点说,这叫在岗待位,虚职无权,自然也就没有外快,平时顶多能打点零杂。

儿子还说,现在就业困难,岗位紧俏,尤其好一点的岗位会有很多人竞争,资源稀缺,价格就不断上涨,只是公家没收到这笔钱,都入了当权者的腰包。当权者自然也有一番理论:送钱者也不吃亏,上岗后的实际收入会有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回报,这样公平合理,对大家都有好处。

笔者混迹市场经济二十多年,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一项涉及面广且有大利可图的创收模式一经形成便很快会在全社会传播开来,此类现象就决不可能只是海关等少数单位专有。笔者已有一二十年不近职场,对职场的具体情况一无所知。或许是职业习惯,也或是兴趣使然,情不自禁地要对职场的一般状况作点调查了解。

好在调查并不困难,无论圈内,还是圈外沾点边的人都不忌讳谈论此类事情,好像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腐败现象,而是人人都必须遵守的行业规则,当然是浅规则。笔者的亲朋好友遍及各行各业,通过他们便可较全面地了解到职场上的大致情况。

正像张大爷说的那样,找工作,调换岗位,职称评定,干部升迁等人事工作在各行各业都普遍存在交易性机会,尤其在政府权力部门,旱涝保收的事业单位,垄断性国企中的白领职位上更是如此。一般公开招聘都是幌子,考试只是走过场。这些单位的“门槛费”虽说不是明码实价,但也成了公开的秘密。如:进海关,本科生30万,研究生20万;税务局,工商局,电业局等也类同;区以上法院的法官职位要高些,一般50万元以上,油水大一点的岗位可达百万元以上(这也非常值得,一两个稍大点的房地产官司就足可捞回);市级医院的医生职位的门槛费也要10万至30万不等,就连一个效益好一些的医院的护士岗位也要2至5万;政府部门的门槛费一般与岗位的工作性质和内容无关,而与权力大小和油水多少成正比,比如:市府办公厅的一个处理一般杂务的秘书的门槛费很可能不如一个街道办事处的办事员高,因为街道办事处通常要主管下属企业和农贸市场的税收,油水之大可想而知。

这股职(岗)位的交易(买卖)之风也遍及到一般企业,甚至表现在下岗人员复岗和退休人员反聘上,有许多是人为设置的岗位变动。当权者即挣足了照顾熟人的面子,又有可观的外快收入。

如果在需要研究生的岗位上发现了一两个中专生,甚至技校生,也不必大惊小怪,很可能是“破格提拔”,也就是多交些门槛费。当然,当权者不是谁的门槛费都敢收,一定要有熟人介绍,知根知底才敢交易。不过即使再熟的人,不按价码交够钱,也是办不成事的。

上述这些情况是大连市独有的,还是已成全国普遍现象?笔者无力作更广泛的调查。不过,从与外地的几位亲朋好友的了解中,可以略窥一斑,此风好像最先自南方经济发达地区刮起,现在连中西部地区也感染上了,据说,在西安郊区当个大学生村官也要15万元的门槛费。根据以往的经验分析,大连地区不过是各种社会风气刮向东北大地的中转站。

最初,仅是发生在党内中低层的“买官卖官”个别现象,经过近十年的演变,已成星火燎原之势,遍及社会的各行各业,方方面面。它的存在与发展已不能用单纯的腐败来解释,就像地下钱庄,地下基金,地下赌场,地下妓院,以及各类侵占知识产权的非法活动一样,已成为地下经济的一部分。虽说不公开,但也被相关的社会阶层所接受,具有较广泛的市场需求。

因此,仅用一般的“反腐倡廉”的措施,还远远不够,还需在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改革上下大功夫,以彻底铲除各类腐败现象赖以生存的社会基础。

--日志来源于 网易社区-[股海沉浮版] 买官卖官”之风已遍及全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